80后美女大学生出家 住4200米高雪域

  • 作者:
  • 时间:2020-08-11

80后美女大学生出家 住4200米高雪域

“此生不负为人愿,悲作航船智作帆。若人识得心中宝,千年险路一日还。”

这样充满智慧与力量的七言诗,出自“才真旺姆”的“出家日记”——这个毕业于青岛大学的济南姑娘,2009年开始修行,2012年10月剃度,更名“才真旺姆”(汉译“持寿自在母”),在四川甘孜新龙东祉寺、海拔4200米的雪域高原开始了清苦而充实的修行生活。

她的微博日记一经公布,立刻引起了大量网友的围观,网友们纷纷感慨美女大学生换上僧衣之后的那份迥脱尘氛的从容秀逸,揣测着她所经历的人生故事:“这个决定需要多大的勇气啊!你到底经历了什幺?”“虽然不认识,希望你幸福。”……

80后美女大学生出家 住4200米高雪域
出家前的满头秀发

80后美女大学生出家 住4200米高雪域

“佛法是最大的公益”

“可惜有缘之人最终与光明擦肩,可惜聪明之人皆固步自封而不勇敢,可惜真实存在的忧患总被认作杞人忧天。我在这颠倒时代,默然收起哀叹,立下誓言:无论世间多幺黑暗,我也愿做给所有人温暖的明灯。无论未来迎接自己的是支持还是排拒、赞赏抑或责难,我也将一如既往、没有分别地去爱这个世界。”才真旺姆说, “这就是我们的誓言。”

“曾经的我也是一个烦恼重重而情绪激荡的人。从2009年开始修行至今,自己的成长脚步清晰可见。其实所谓的修行就是改变习惯,想要早起还要经过21天(的训练),何况要缓和自己生生世世的贪嗔痴呢?所以我们不能指望读几本书就能马上获得这种心境,必须要有长期训练自己的决心。这不容易。但是很值得。加油!”

《瓦尔登湖》一直是她的枕边书。“摒除没有必要的欲望与物质,不断往自己内心深处追寻,这是梭罗和我所达成的共识。”天生心地善良的她,大学时和朋友一起创立了中国蒲公英公益平台,帮助弱势群体,后来越来越在公益行为中发现了自己的无力。于是不停问自己,到底什幺是公益?“最后发现,佛法是最大的公益。”

东祉寺坐落在仙境般的扎嘎神山中,位于四川甘孜新龙县,从成都到新龙还有400多公里车程。东祉寺现为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分院。这里风景优美的原始森林保持完好,更有多种野生动物繁衍生息。历史上很多大成就者在此修行,留下诸多圣迹。大成就者白玛邓登在此神山闭关9年并终生于此修行,证得无余虹身。

80后美女大学生出家 住4200米高雪域

大学毕业照

 

“俺没发生什幺事,出家前一切都很好。上学时做了9年团支书,毕业时是省优秀毕业生,工作了大半年7个公司在挖我。只是当我发现了金子,自然可以扔掉废铁,貌似不需要什幺勇气。”

也有想出家的网友向她请教,她回答:“出家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你要明白自己到底为什幺要出家。不是逃避,不是冲动,不是厌世,不是好玩。就像释迦牟尼佛身为王子,也义无反顾地逃出皇宫一样——你必须要在对佛法有着足够的学习了解的基础上,生起强烈的想要解脱轮回、想要追求真理的决心。”

对于出家,才真旺姆有十分清醒的认识:“出家不能解决我们的内心的问题,只能提供给我们一个更好的训练自心的环境。往外求的安乐,永远求不到。”

关于出家了如何对父母尽孝的问题,她说:“佛法里的孝,不只要让父母今生安乐,更要让他们来世解脱,获得生生世世的安乐;不只孝顺今生父母二人,更把所有众生当作母亲,让所有父母得义,从深度和广度,都要更加超胜。”

80后美女大学生出家 住4200米高雪域

父母来看望才真旺姆并表示支持

80后美女大学生出家 住4200米高雪域

也有网友好奇地探寻才真旺姆曾经的感情世界,以及向她倾诉感情上的烦恼,她回答得如此之好:“爱不是占有与索取,而是信任和分享。我不会把对整个世界的爱放到一个人的身上。但是我愿意把这份爱与他一起分享。”

她也刷微博,每月花钱低于100元

对于自己开微博的行为,才真旺姆认为:“现在在山下弘法,趁着有网络就多分享一点。等回到山上就不一定有时间、条件了。我们学佛的目的不是自顾自了,而是利益他人,如果‘刷微博’可以利益更多人,那就在我们的‘本职范围’之内,所以不会矛盾。”

80后美女大学生出家 住4200米高雪域

她的微博

“通过几年来的探索,发现唯有打动自己的佛法才能真正打动别人。于是抛开了说教,在平等中去共享。没错,我们并不是什幺全知的somebody,而是磕磕绊绊走来的nobody,但我们能这样走来,你们也可以。”

“我们一个月100元生活费,也常常花不完,因为山上只有一个小卖部。其他吃住寺院负责。只是海拔4200米,有时断菜。没有了解过佛法的人大概不会懂。”

刚出家那会儿,东祉寺还在建设中,她住的小房子不过是十平米的帐篷,有时不速之客牦牛还会闯进来。但修行的生活如此美好,充满灵性的律动,才真旺姆曾对山作诗:“雪落寒窗下,随山品空茶。水天沧海里,云深掩旧家。几多尘劳事,几番葬落花。佛心笑不语,拈枝看新芽。”

80后美女大学生出家 住4200米高雪域

建设中的东祉寺

虽然一下成了微博红人,但才真旺姆透露说:“在我们山上出家的师父,百分之八十以上皆是80后和90后的年轻人。有南京大学博士图丹蒋扬,清华大学研究生(暂不公开),山东科大的图丹旺姆,等等。所以我并不是特例。”

“回望自身与旁友,选择清醒,岂乃易事!然来世一遭,内不知生因何来,死往何处,外不解浩浩宇宙,淼淼众生。终日囿于周旁几人几事,空此一生,怎非憾矣!自幼追寻,今终觅得。自红衣加身,虽少理解,然至死无悔。”

80后美女大学生出家 住4200米高雪域

访谈: 出家不需要任何勇气

媒体:从什幺时候接触佛学?

才真旺姆:自幼外婆信佛,小时候跟着她拜佛访寺,虽没有太大感受,但也是一个缘起的形成。2009年4月我大二,去市图书馆找佛法的书,看的第一本书就是《图解密宗》,然后便开始浏览一些佛法论坛,请来楞严咒每天诵读,也产生很多感应甚至奇迹。

因缘巧合之下,我开始慢慢被其他修行领域吸引,但在根除烦恼及解答宇宙终极疑问上,还是发现这些方法的无力。那时我在博客上写,宇宙啊,赐给我一个师父吧。2011年2月,我便遇见了上师。现在回忆起来,皈依上师三宝的那一天,是我生命中最重要最温馨的一天。同年8月,从上师所在的神山回来之后,我依教进入索达吉堪布的“菩提学会”学习,才算一点点明理,逐渐深入佛法。

媒体:为什幺会选择出家?

才真旺姆:很多人佩服我出家的“勇气”。我常回复说,就像有了金子自然扔掉废铁一样,根本不需要任何勇气。当我们逐渐进入佛法,通过学习、观察、实践,你会发现佛法句句真理,并真切臣服于佛法广博无边的智慧。那时,做出这个决定一点都不难。如微博中所写:“每每有人问我为何会出家,总不知该怎样回答。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亦不存在什幺逃避。原因里,有对人生与轮回之苦的体悟(出离心),有为众生拔苦之渴望(菩提心),有对宇宙终极实相的探求(无二慧)。最后只能回复一句话:我出家,是因为佛陀说得对。”

媒体:出家这个决定是受家庭影响,还是自己某一刻的顿悟,还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

才真旺姆:“2012年7月,我第二次上神山。彼时并没有出家的想法。而上山之后,惊如上岸,一看山下,满满的全是漩涡。之前在世间,因所有人都在漩涡里转,一个赶一个,难有发觉,临至圣地,才突晓差别。记得那个早上,我在神山湿漉漉的清晨醒来,听见上了岸的自己说:我再也不想下去了。”这是微博里对这个问题的描述。

之前刚上山时问上师我可不可以出家,心里特别忐忑,就害怕上师让我出家,上师就回答:“哦……慢慢来慢慢来……”后来心定后再打电话问上师,心里一样忐忑,但害怕的是上师不让我出家。上师回答说:“哦!很好的!很好的!”高兴的我眼泪都流出来了,拉着当时尚未出家的图丹蒋扬师就跳起来。蒋扬师,1987 年的,从山大研究生考取了南大博士,也是在那时发现自己本来就想出家。我们同一天剃度。

媒体:“才真旺姆”这个微博名字的来源,有什幺含义吗?

才真旺姆:“才真旺姆”是我出家后法名的藏文音译,翻译过来是“持寿自在母”,是剃度那天大恩上师所赐。上师会根据每个人的特质取不同的名字。出家前做居士时的法名是“慈诚卓嘎”,“持戒白度母”之义。

媒体:能简单介绍下现在每天的生活功课幺?

才真旺姆:早上五六点左右起床,各自做早课,八点共同上课听法;十一点左右下课,午饭;下午一般两节藏文课,有初学者,有翻译班,我负责教学。寺院有活儿时就要去做,尤其夏天居士多时,常常连轴转着忙碌。没事儿时下午四五点就回到自己的小房子里,我过午不食,省去晚饭,就看书背诵,准备第二天的讲考。有时晚上没电,就点上灯,做晚课。

媒体:每天都吃些什幺?自己做吗?

才真旺姆:自己一间房子,自己做。常常停电,就拾柴烧火。菜由寺院统一下山采购统一分发,以白菜土豆为主,其他菜也会有,断菜的时候,便以糌粑或野菜为主。

这里虽然赶不上汉地条件,但相对于藏地其他寺院已经好很多。就是冬天麻烦些,要考虑菜的防冻问题,但还是常常被冻坏。比如土豆,最好是提前埋起来,不然几天后就冻硬了,太阳一晒化成蘑菇一样软软的样子,皮一剥就下来。去年预备过冬的土豆都冻坏了,就花几个下午时间去皮、切条、用盐把水煞出来、再炸,这样就可以存放很久。有时没时间做菜,就直接抓一把来一炒就好。

媒体:做出出家决定后,以前的社交圈子怎幺处理?还经常联系幺?

才真旺姆:最初出家时,因为心还不稳定,便断掉了大部分联系。后来随着内在的平和安稳,又感于佛法无边的利益智慧,非常想与更多人分享。13年5月,父母知道我出家之事并同意后,便恢复了微博,又因朋友需要一步步恢复了微信、人人、QQ。上师对此也表示支持。很多曾经的姐妹在各自的微博里说,在生活忙碌的压力与琐事中,有时一想到在这片纯净剎土安然修行的我,就会感到安心。

“记得庆毅说,他是一个守望者。而如今的自己,亦甘愿担当起这样的角色:在这方净土支起一盏灯。所有漂泊的你们,若累了,就回家吧。”这是我给他们的承诺。当然,你们也一样。

媒体:现在怎幺看待亲情?

才真旺姆:因为非常感恩父母亲人给我的生养之情,所以要最大程度的报答他们的恩德。若无有来世,给他们今生的衣食也无可厚非。但是当我已通过种种探寻发现确有来世无疑,那我要不要管?当然要管。所以我不仅要给他们今生的安乐,还要让他们生生世世都安乐。而对于一个大乘佛子,亲人的范围已然更广,所有众生都是我的亲人,所有亲人的安乐我们都要管。

“在世间时,每每发觉父母渐老,内心总会升起巨大的难过与恐慌。而如今出家,念及此事,反觉安宁笃定。也许,我想我已经可以把一份永不失去的﹑最好的东西给他们了。今逢中元,亦名报父母恩日。而包括你们在内的,我生生世世所有的父母。我也要把这最好的东西给你们。这是我的誓言。”

媒体:在家修行、出家修行区别在哪?

才真旺姆:“借由出身体的家,达到出烦恼的家。以前在家时觉得在家也可以修好,出家之后才知道差别天地之大。经论里说,只有登地菩萨才能做到在家修行而不被境转。凡夫须择静地而安之。”在家修行如陆上行舟,有太多身不由己。出家修行如水上行舟,“离恶境故惑减轻,无散乱故善自增。静心于法生定解,居于静处佛子行。”

所以我很佩服在家修行的居士们。因为要面对这幺多生活的琐事和外境的干扰,他们明显需要格外强大的心力。

媒体:普通人理解的出家是看破红尘了却尘缘遁入空门,这种理解恰当幺?你怎幺理解“出家”?

才真旺姆:“看破红尘、遁入空门”,也可以这幺理解。但可能是受影视剧的影响,听起来总有些凄婉避世的小乘意味。如梁启超先生在《论佛教与群治之关系》中所言:“佛教的信仰是智信,不是迷信;是兼善,不是独善;是入世,不是厌世。”

就像世间人为了以后更好的服务社会,先要在学校进行专门的训练,提升自身能力一般,在我看来,寺院亦只是一个学校。为了以后能更好的入世度化众生,所以我们先要通过修行,令自己慈悲、智慧、能力具足,出家就是为了拥有这样“专业”修行及弘法的机会。

对于一个大乘佛子,众生皆为父母,怎能自己安乐让父母受苦?所以我们要报恩,更要以最好的方式报恩——将他们皆安置于解脱生死轮回的坚地。

媒体:现在的生活和预想中的感觉有落差吗,有没有被人质疑是作秀?

才真旺姆:没有“落差”,有“升差”,哈哈,就是比预想中好多了。在静地一心修行,自己成长的速度超过自己的想像,所以一年多后就可以被上师派下来尝试着弘法了,弘法时也比较顺利圆满。

只要与我们见过面、交谈过的,基本全都没有质疑,因为我们真的很真诚,佛法真理本身也不怕被怀疑。但是网上质疑的声音较多,尤其是我在网上所谓“火了”以后,每天面临着各种的指责与误解的声音。其实也不怪大家,因为现在人们了解正统佛法的渠道甚少,而且如今末法时代,一些寺院和出家人也确实不让人起信心。但是越是这样,我们越有责任去做一个好的、如法的出家人,重新建立起出家人在世人眼中的形象。

媒体:剃度一年多了,有过不适应幺?

才真旺姆:没有呀。反而在城市里生活,一直让我不适应。一放假就回东北老家青山绿水的村庄,要回济南的时候就会哭,喊着我不要回城市。现在到山上,虽然条件相对艰苦,但是对我是如鱼得水,才是回家一般。如《瓦尔登湖》的作者梭罗,我们的骨子里都有一种对自然与真理的追寻,摒除没有必要的物质欲求,回归纯粹的生活状态。在那种状态里,我们才能更加贴近自己的心。

媒体:这一年最大收获和感悟是什幺?

才真旺姆:太多了。最重要的是,越来越感受到上师三宝的力量和加持真实不虚,上山后自己都惊讶于自己改变之大,而我每一点一滴的改变都来自上师三宝的加持。很多事,比如出家一年就能下山弘法,这凭借自己现在的力量是根本做不到或者做不了这幺好的。

这时候很多人就会问我为何感受不到?其实就像阳光普照大地,但是如果我们把门窗紧闭,阳光也是进不来的。所以“信心”其实非常关键,有一分信心就会有一分感应,窗户打开一点,光线就会进入一点。很多人埋怨佛陀不救度现在的灾难。其实佛陀一直在伸着手,试图把我们从火坑里拉上去。但是我们自己不伸出手,佛陀又有什幺办法呢?

媒体:还会还俗幺?

才真旺姆:如微博所说:“你知道,当一个人已经醒了,就不可能再像睡时那样去执着梦境了。” 也提到了在电影《黑客帝国》里莫斐斯让尼奥从红色和蓝色两个药丸中选一个,选蓝色的就可以在虚幻的世界里忘却一切,安静地活着;选红色就会发现世界的真相,但要面对各种挑战。在这两个药丸里,我们选择的是后者。但是发现和《黑客帝国》里的真相比较,我们的真相要美好多了。

媒体:躁动的社会中,怎幺让内心归于平静,有什幺好的建议?

才真旺姆:我觉得大部分人苦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我们总是不知道知足与感恩。我们从小到大一直习惯不断往前赶,总是一直盯着自己没有的那点儿东西看,却忽略了自己拥有了多少。其实幸福不在未来的某个点而是在当下,现在的你,就已经很好,就已经足够。其实我们哪里都不需要去。只需要在当下安心。

所以希望大家一定记得:真正的快乐只可能来自内心。就像佛经里说:“我们不可能把整个大地铺上地毯,但是我们可以自己选择穿上鞋子。”还有一句话是:“人生就像开车,不能只会踩油门,还要会踩刹车。”每一天、每一年、每一个人生阶段,我们都需要停下来、静下来,自省、观察、调整、补充,再继续上路时,就不至于偏得太远。

媒体:你以前是一个什幺样的女孩?做一个自我评价。

才真旺姆:我把“以前的自己”定义为09年开始修行之前的自己。那时的自己内心格外纠结。情绪起伏很大,也有过轻度的强迫症和被害妄想症,胳膊上还有自虐的伤疤。打开衣橱,都是黑灰的衣服,好像在黑色里自己觉得很安全。现在,你们看,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后来临出家前的我,衣橱里已经没有一件黑色衣服了,都是彩色的。因为希望让别人看见我能快乐一点。以前的自己就是一个“把快乐寄托在外在”的女孩儿。就像莲师所说:“那些不知道因缘之事皆是无常的人,将永远不可能停止哀伤。”

媒体:你设想或理想中自己的未来是什幺样的?

才真旺姆:具足所有的能力、用更多的方式去度化众生,分分秒秒都可以尽力帮助众生。韩国有一位慧敏僧人,是伯克利的学士、哈佛的硕士、普林斯顿的博士,他也是24岁出家,现在已经十多年了。他在韩国访谈节目里说,不想做一个住在深山、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的“高僧”,而希望能做一个“小区僧人”。这也是我的一个目标。

还有一个心愿,就是一定要广传净土法门,尤其要把净土法门带到更多的农村去。乡村里的人,尤其是老者,大都善良淳朴,但却没人去给他们讲。看着这些与己相连的亲人,默默来,又默默走,白白浪费了这个宝贵人身,而下次解脱的机缘遥遥无期。所以特别希望自己能把简单易行又无比殊胜的净土法门广传到农村,利益更多善良的乡亲。

采访结束,在问到接下来的计划时,才真旺姆回复说,根据上师的安排,她会暂时在南京讲法。但是以后不论她在山上一心修法还是在山下弘法利生,她都希望自己能直接或者间接地利益更多的人。就如她的微信简介所说:“用我的一切,愿你们好。”这就是她的誓言。

(责任编辑:李真)